文创资讯网
当前位置:首页 > 国内热点 > > 正文

索粉的微笑:拜物教与少年的青春燥热

文创资讯网 2017年04月10日 主题词:索尼,索粉,牛亚辉,电话

摘要:采写张信宇编辑卧虫3月的一个上午,18岁的牛亚辉在河南沁阳市的图书馆里自习日语。他今年高三,但已经放弃高考。去年11月,他只身去日本旅行,回来后下定决心赴日留学;今年7月,他将进入日本的语言预科学校;明年4月,他会第一次迎来日本大学的入学考试。一个来自上海的电话打了进来,牛亚辉开着静音模式,他看了一...

采写 张信宇 编辑 卧虫

3 月的一个上午,18 岁的牛亚辉在河南沁阳市的图书馆里自习日语。他今年高三,但已经放弃高考。去年 11 月,他只身去日本旅行,回来后下定决心赴日留学;今年 7 月,他将进入日本的语言预科学校;明年 4 月,他会第一次迎来日本大学的入学考试。

一个来自上海的电话打了进来,牛亚辉开着静音模式,他看了一眼来电地,没接。“肯定是骚扰电话,电信诈骗”,他想。但上海“诈骗犯”并没有丝毫因为牛亚辉拒接就放弃的意思,对方又打了一个,又没接,继续打,还是没人接。

从早上九点到下午四点,“诈骗犯”坚持给牛亚辉打了 17 个电话,17 个未接。牛亚辉结束白天的自习,“诈骗”电话再次打来。闲着也是闲着,他按下接听,想会一会这个颇有毅力的“诈骗犯”。

“你好,我是索尼公司的。”一个温柔的男声响起。

“索尼的?”

几个小时后,牛亚辉才意识到,这是他并不长的一辈子里接到过最惊喜的电话。环境很嘈杂,听不清楚,他告诉那个自称是索尼公司的人,回家后再打回去。

牛亚辉的第一反应是,会不会是自己之前买的二手索尼产品出了什么问题?他曾经将自己积攒许久的三四万块零花钱,在很短的时间内尽数花光——游戏机、耳机、mp3、相机、手机,其中绝大多数都是索尼(SONY)品牌——即使是国际巨头,偶尔也常有召回产品的情况。

他回到家,表弟正在用索尼游戏机 PSV 打游戏;牛亚辉自己躺在床上看电影,是索尼电影娱乐公司(SPE)出品的《精灵旅社 2》,电话的事被他忘在脑后。那个自称来自索尼公司的人大概是久久等不到牛亚辉的回电,或是出于责任心,总之他又打电话过来——幸好又打了过来。

牛亚辉终于意识到这是一通需要郑重对待的电话,他走到阳台上接通了电话。寒暄之后,电话另一端的男声告诉牛亚辉:恭喜你被抽中参加 2017 年索尼 Expo 和索粉之夜。

这是索尼中国的年度活动,已经连续举办到第四届了,会邀请全国媒体和 50 名索粉代表参加。

牛亚辉懵了。他模模糊糊想起几天前,索尼中国在微信公众号征集全国索粉故事,他凑热闹地投了一稿,拉拉杂杂用手机写过不到四百字,一半都是抒情。“梦想”、“泪水”、“激动”、“骄傲”……能想到的鸡汤形容词都有,但他却从没想过真的会被抽中。

“难道这就是信仰的力量?”半个月后回忆起来,牛亚辉用一个经典的索粉梗,不住地笑。与其它电子产品公司不一样,索粉们把这种对索尼的感情称之为“信仰”,半是认真,半是幽默的自嘲。

在牛亚辉持续发懵中,电话另一端的男声好奇地问他:你为什么这么平静?

牛亚辉不知道怎么回答,他突然想起了什么,反而更加平静地回问道:“姨夫(索尼公司 CEO 平井一夫)会去吗?”

“这是小秘密,不能告诉你。”

挂掉电话,牛亚辉终于向一旁全神在游戏中的表弟大吼了一声:我被索尼抽中了!

sonyfans10

(“姨夫”微笑着谈到“感动kando”)

迷之感动(kando)

“感动(kando)”的概念,由索尼公司现任 CEO 平井一夫在 2014 年美国 CES 展上提出,是一个日语表述。索尼公司希望其产品能为消费者带来情感上的共鸣,让消费者感到激动和惊喜。

接到索尼电话后开始的两周里,牛亚辉一直沉浸在这种“感动(kando)”的状态里。表弟看着他像疯子一样在房间里上蹿下跳,在床上打滚,双手拍打被子发出啪啪啪的声音,怪声大喊大叫。他欣喜若狂,却还觉得不过瘾,将发泄范围扩张到自家的整栋三层小楼,楼上楼下不停地奔跑。

牛亚辉想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全世界。他打电话给爸爸:“爸,我被抽中了!”

“抽中啥?”

“去参加索尼的活动!”

“去哪参加?”

“广州!”

“噢,那要多少钱?”

“不用钱!机票酒店人家都会给我订好的!”

爸爸是家庭里最理解牛亚辉这种情绪的人。家人亲戚、老师同学都视其为天真的病态。“我爷爷直接就说是骗子。至少百分之七十的人觉得我会被骗,包括我妈。”牛亚辉妈妈担心他是被传销组织骗了,或者到广州之后人家会硬逼他买东西,不买东西不让走。牛亚辉坚持非去不可,妈妈说那你多带点钱,让买啥东西你就买,人一定要回来。

“那可是索尼啊!世界视听、电子游戏、通讯产品和信息技术等领域的先导者,是世界最早便携式数码产品的开创者,是世界最大的电子产品制造商之一、世界电子游戏业三大巨头之一、美国好莱坞六大电影公司之一。”这段公司介绍来源百度百科“索尼”的词条,牛亚辉几年前就能一字不落地倒背如流,语调呆板而娴熟,语速飞快。有人问他为什么这么喜欢索尼,他就像背课文一样先把这段话背一遍,再说其它原因。

“这种公司会坑你钱?”他表情夸张地自问自答,“哦不对,索尼确实一直在坑我们的钱!”

这种奇妙的矛盾是索粉们一贯的态度。他们一边狂热地追逐着索尼黑科技,膜拜着索尼每一款划时代的产品;一边又不断在社交网络上哀嚎索尼产品的缺陷,比如手机发热严重,拍照效果烂到完全看不出是一家具有高端相机产品的公司,配置要么超过时代太多要么落后时代太多。他们在社交网站上编出了上百万个段子去调侃索尼,更多时候,他们还是嫌弃卖得太贵。

牛亚辉曾花 80 块钱买过一个 2004 年产的索尼 Walkman,CD 播放式的,现在还能用。他装上电池一听,发现比自己刚刚花 1200 块买的索尼数码播放器音质好得多。他觉得索尼真是坑人,虽然播放方式确实不一样,但是新产品的效果还不如十几年前的产品也太过分了。但转念一想,索尼好牛逼,十几年前就能做出堪比现在 Hifi 音质的产品,牛逼。

接到索尼邀请电话当天晚上,爸爸看儿子没有消停的意思,给他五十块钱,”你去看场电影冷静一下,不要疯了。“牛亚辉就出去看了《金刚狼 3》,晚上 12 点散场,跑步回家,还是冷静不下来,一夜没睡。第二天,他告诉向每一个碰见的人“我被索尼邀请啦!”晚上又跟朋友去看电影,还是《金刚狼 3》,他不停给朋友剧透,回家之后还是睡不着。“我真的懵逼啦。”

从接到电话到飞往广州之前的十天里,牛亚辉没有一刻游离于这样的亢奋之外。他开始联系这次去参会的其它索粉——那些年纪大的,已经成家立业儿女成双,“索龄”就有二三十年;年纪最小的才 16 岁,上高一,最能跟他聊得来。

活动没有被安排在法定假期,大家得请假从中国各地汇聚到广州。有一名索粉的单位领导觉得这个活动莫名其妙,不准假,那名索粉就在微信群里问别人:辞职信怎么写?另一名索粉直接把辞职信拍照发出来:我已经辞过了。

“领导全部拉黑,反正辞职了,管他去死。”辞职的索粉在群里说。

牛亚辉也在为这趟广州之行作准备。他跟那名 16 岁的索粉讨论,这么重要的活动,该穿什么衣服?最后两人决定:必须穿西装。

其实到现场的其它索粉基本上是各种便装,牛亚辉的西装反而显得格外突兀。但当时牛亚辉想起他从《索尼秘史》上看过一段关于索尼创始人井深大和后来的总裁出井伸之的故事:出井继任后,来到井深的寓所看望他。1992 年中风后,井深的健康每况愈下,大部分时间里卧病在床,没有近亲或秘书的帮助便无法与人交流。当他得知出井要来看他时,他坚持要从床上起来,穿上西装打好领带,以便能在轮椅上较为得体地接待出井。“这可是索尼的总裁,”他告诉家人,“我必须有礼貌地接待他。”

从七岁读到《盛田昭夫传奇》开始,牛亚辉翻阅过不少关于索尼公司历史的书籍,很多段落他看一遍就不会忘记。

去广州之前,牛亚辉逛遍沁阳的服装店,购置了全套的外套、衬衫、裤子、皮鞋。这是牛亚辉平生第一次穿西装。“从来没穿过这么难穿的鞋子,我走路走得都快疯了。”

临行前三天,活动的正式邀请函也寄到了。索尼方面的工作人员又联系牛亚辉,希望他能作为索粉代表去分享自己的故事。他的第一反应却是拒绝。

作为一个很内向的人,牛亚辉从来没有在五个人以上的场合公开讲过话,上课也不回答问题,他会事先跟每个老师说好,有问题的话宁愿下课后去办公室私下回答,无论如何也不能在几十个同学面前说话。

然而,他想起去年的索粉之夜。他在网上看了直播,那些分享故事的索粉可以跟平井一夫握手、交谈。这对他的吸引力是致命的,他愿意为此改变之前的任何习惯。他答应工作人员,愿意上台分享自己的故事。演讲稿大概一个小时就写完了,如果不是时间有限,他有数不清的索尼故事可以分享。对着镜子练习的过程却是痛苦的,牛亚辉不好意思请家人朋友为自己把关,直到 3 月 27 日上台时他的手脚还颤抖个不停。

sonyfans9

(牛亚辉与高桥洋的握手合影)

牛亚辉面对着台下另外 49 名索粉和媒体,向高桥洋等索尼中国的高层分享自己的故事,可惜今年平井一夫没来。他的眼睛全程盯着地面,丝毫不敢看向别处,他的声音有明显的颤音。演讲结束,他与高桥洋握手、合影,那是一张怪异的照片:索尼中国总裁高桥洋大方微笑地看向镜头,而 18 岁的索粉羞涩紧张地看着高桥洋。

“信索尼大法,果然好!”免不了的,牛亚辉还是要笑嘻嘻地调侃一番。

阅读排行

编辑推荐

专题推荐

Copyright © 2015 文创资讯网 http://www.efm99.net. All rights reserved.